端方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端方被召回北京,升任闽浙总督,未及上任,便被派遣了更为重要的任务。同年,清政府受立宪运动影响,派端方和载泽、戴鸿慈、徐世昌和绍英五大臣出使西方考察宪政,预备制定宪法。在出发之前,慈禧太后特意召见了端方,并赏赐了一些宫廷御用点心以示鼓励。慈禧太后问端方:“新政已经实行了几年,你看还有什么该办、但还没有办的?”端方回奏:“尚未立宪。”慈禧太后问:“立宪有什么好处?”端方说:“立宪后,皇位可以世袭罔替。”慈禧太后听后,若有所思。五大臣出发之日,革命党人吴樾以自杀式炸弹,在正阳门火车站行刺,致使启程之日推迟,徐世昌、绍英也被李盛铎和尚其亨顶替。 同年十二月七日,端方和戴鸿慈秘密出发,率领正式团员33人,从秦皇岛乘海圻号军舰赴上海,于十二月十九日下午转乘美国邮轮赴日本。戴鸿慈、端方一行历访日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丹麦、瑞典、挪威、奥地利、俄国十国,于次年八月回国。

清末大臣,金石学家。字午桥,号匋斋。满洲正白旗人,托忒克氏。历任工部主事、陆军部尚书、湖广总督、两江总督等职。曾赴欧美考察政治,为清政府开办警察、新式陆军等事宜,还以侍郎衔督办川汉、粤汉铁路。宣统三年(1911)为镇压四川保路运动入川,在资州因兵变被杀,清室追赠太子太保,谥忠敏。他一生嗜好金石书画,大力搜集收藏青铜器、石刻、玺印等文物。曾收得陕西宝鸡斗鸡台出土属历代青铜器中上乘佳品的西周青铜柉禁,以及柉禁上陈列的卣、觚、爵、角、尊等12件青铜酒器,还收得百余方刑徒墓砖。著名青铜重器毛公鼎,原由著名文物收藏家陈介祺收藏,后也归端方所有。主要著作有《陶斋吉金录》、《陶斋吉金续录》。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光绪八年(1882年),端方中举人,捐员外郎,后迁候补郎中。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任直隶霸昌道。不久清廷在北京创办农工商局,将其召还主持局务。端方趁此机会上《劝善歌》,受到慈禧赏识,被赐三品顶戴。此后,端方出任陕西按察使、布政使、并代理陕西巡抚。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慈禧光绪帝出逃陕西。端方因接驾有功,调任河南布政使。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端方升任湖北巡抚,随即办起了六十余所新式学堂并派出大批的留学生(其子也赴美国留学)。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代理湖广总督。光绪三十年(1904年),代任两江总督创建暨南大学。之后,他调任湖南巡抚。在历任上述封疆大吏期间,端方鼓励学子出洋留学,被誉为开明人士,“奋发有为,于内政外交尤有心得”。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端方任湖南巡抚,半年内便建有小学堂八十多所。据说,端方在调任江苏巡抚时,上任伊始便革除了各州县例送红包给新任巡抚大人的陋习,并将红包的钱选派两名学生出国留学,一时传为美谈。

出洋考察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端方被召回北京,升任闽浙总督,未及上任,便被派遣了更为重要的任务。同年,清政府受立宪运动影响,派端方和载泽、戴鸿慈、徐世昌和绍英五大臣出使西方考察宪政,预备制定宪法。在出发之前,慈禧太后特意召见了端方,并赏赐了一些宫廷御用点心以示鼓励。慈禧太后问端方:“新政已经实行了几年,你看还有什么该办、但还没有办的?”端方回奏:“尚未立宪。”慈禧太后问:“立宪有什么好处?”端方说:“立宪后,皇位可以世袭罔替。”慈禧太后听后,若有所思。五大臣出发之日,革命党人吴樾以自杀式炸弹,在正阳门火车站行刺,致使启程之日推迟,徐世昌、绍英也被李盛铎和尚其亨顶替。

同年十二月七日,端方和戴鸿慈秘密出发,率领正式团员33人,从秦皇岛乘海圻号军舰赴上海,于十二月十九日下午转乘美国邮轮赴日本。戴鸿慈、端方一行历访日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丹麦、瑞典、挪威、奥地利、俄国十国,于次年八月回国。

回国仕途

回国之后,端方总结考察成果,上《请定国是以安大计折》,力主以日本明治维新为学习蓝本,尽速制定宪法。端方还献上自己所编的《欧美政治要义》,后世认为此乃中国立宪运动的重要著作。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底,光绪皇帝与慈禧太后相继去世,摄政王载沣上台执政,其新任伊始便以“足疾”为名将袁世凯开缺,而端方则在两江总督任上干了三年后,不久即接任为直隶总督(原直隶总督杨士骧突然暴卒),一举登上了个人仕途的最高峰。

宣统元年(1909年)调直隶总督。十月,曾多次承办过皇室婚丧庆典及陵墓工程的端方被命筹办慈禧太后梓宫移陵及相关事宜,但是在慈禧出殡之时因拍照惊扰隆裕皇太后,被罢官。

哗变殉职

宣统三年(1911年)五月十八日,端方被委任为川汉粤汉铁路督办大臣,因欲与湖广总督瑞澄争功,强行将四川当地民办铁路收归国有,激起川湘鄂保路运动。同年抵达汉口。

同年九月七日,发生成都血案,四川局势濒于失控。九月十日清廷将四川总督赵尔丰免职,命端方署理,率湖北新军第八镇第十六协第三十一标及三十二标一部,经宜昌入川,至资州。十一月二十七日新军哗变,端方和其弟端锦为军官刘怡凤所杀。清廷赠端方太子太保,谥忠敏。

民国元年(1912年)一月十日晚7时,端氏兄弟的头颅,放在装洋油的铁盒里,由重庆民军代表李某押解上船,运抵武昌。鄂军都督黎元洪下令将两颗头颅游街示众,武汉万人空巷,围观此头。后由端方长子端继先寻回并运回北京安葬。

光绪帝曾用哪种极端方式摊牌向慈禧太后要权

没有史料表明,慈禧是否对自己的作为作过反省。但从1898年同意光绪进行国家改革这一点来看,她还是乐意让自己的外甥带领国家走向强大的。一句话,自己去日无多,而此前诸多对外战争的失败,内部反抗的有增无减,作为清朝皇室的她也不想让天下颠覆。但造化弄人,慈禧最终在患得患失中倾向于重新收回权力。

甲午战争中,光绪帝主战。1894年,朝鲜东学党起义,日本借口保护侨民,增兵朝鲜,蓄意挑起中日战争。光绪帝认为“倭人肇衅,挟制朝鲜,倘致势难收束,中朝自应大张挞伐”。724日,光绪谕示李鸿章切勿贻误军机,并多次下令加兵筹饷,试图制止慈禧太后挪用海军军费修建颐和园。他个人认为,李鸿章没有听取谕旨,结果“初败于牙山,继败于平壤”。日本乘势接连攻下九连、凤凰诸城,后马上侵袭大连、旅顺,最后占据威海卫、刘公岛,北洋海军覆丧殆尽。

光绪认为李鸿章作战不力,授意王文韶接替李鸿章直隶总督职位,命李鸿章往日本议和。战场上不得力,议和自然是任人鱼肉。光绪不得已批准《马关条约》之时,用朱笔写下一段话,要求全军上下戮力一心,痛除积弊,兴革自

国难当头,如果慈禧放手让正值壮年的光绪锐意改革,清廷也许会获得一丝转机。1898年,光绪已经二十七岁。慈禧夺权发动“辛酉政变”时,三个主要人物都同样风华正茂:慈安二十五岁,慈禧二十七岁,恭亲王奕三十岁。不少史学家认为,戊戌年慈禧准备放手让光绪改革,是想让一部分人“先跳出来”,然后再“秋后算账”。但从逻辑上仍然有一种可能被忽视了:1898年的光绪让她想起了辛酉年的自己,她考虑过让光绪带领这个国家走出危局,自己乐享晚年。

1898年,慈禧光绪的意见变成了“凡施行之新政,但不违背祖宗大法,无损满洲权势,即不阻止”。从中可以得到较为明确的信息:她也在寻求变化。

这个表态等于是首肯了光绪的改革。光绪1898611日颁布了《明定国是诏》,向中外正式宣布了变法革新的宗旨,表示要“以圣贤义理之学,植其根本,又须博采西学之切于时务者,实力讲求”。《明定国是诏》中提出的“以圣贤义理之学,植其根本”,与慈禧“不违背祖宗大法”的要求是符合的。

然而,在实际施行中,微妙的矛盾最后产生的激变,又岂是一两句“根本”之言所能概括的。

光绪一度向慈禧摊牌要权,只是表面强硬,内心深处,还是对对方畏惧不已。1898年春,光绪用实际行动支持了维新派成立的“保国会”,阻止了顽固派对维新派人士的迫害,“决意变法”。

光绪孤注一掷,通过当时代替奕訢主持清廷政务的庆亲王奕劻转告慈禧:“我不能为亡国之君,如不与我权,我宁逊位。”这是光绪自当上皇帝以后,第一次公开向慈禧要权,而且态度相当强硬。但如果光绪的内心像表面一样强大,就不会像他的亲信恽毓鼎在其所著《崇陵传信录》中说,“天颜戚戚,常若不愉,未尝一日展容舒气也”。

慈禧通过对其宠臣荣禄的任命,牢固地控制了京津地区的军事力量。荣禄“身兼将相,权倾举朝”,光绪的御令大多如泥牛入海,全国改良性诏书遇到地方顽固势力的抵制。两江总刘坤一、两广总督谭钟麟根本不理睬御令,上面下旨催问,浑然不睬,置若罔闻。究其原因,还是对光绪能力的不信任,不看好其政治前景。